380v电压升压器

逃离土地泰国青年不愿再种田

发布日期:2021-09-02 15:2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0“TV地标”权威发布!湖南卫视喜获四项大奖,近30年来,泰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去年的大米出口额超过60亿美元。但目前,泰国面临无人种田的窘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过面朝烂泥背朝天的日子,在他们看来,大城市的灯红酒绿、有空调的办公室更有吸引力。

  在18年的乡村生活中,玛丽尼从未插过一株稻秧。这个农民的女儿还在读高中,父母要她干农活,她从来不照办。

  “种田又热又辛苦,我才不干呢,我宁可呆在屋里。”在泰国中部城市彭世洛郊外班龙库村的社区中心,18岁的玛丽尼一边抗议,一边把相机里的照片传到电脑上。

  下地干活起早贪黑,成天浸泡在烂泥中,顶着大太阳,弯着腰。过去,在泰国农村,这种体力活大多是年轻人的工作。

  不过如今,情况有了变化。像玛丽尼这样不愿下田干活的农家后代越来越多,他们愿意多读几年书,或者到首都曼谷的花花世界去闯荡,有空调的办公室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因此,留在乡下种田的,渐渐只剩下“老弱病残”。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33岁的卡蒙是班龙库村最年轻的农夫。他说:“他们(指农村的年轻人)的两只手能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玩手机。”

  泰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泰国农民的平均年龄从1985年的31岁,上升到2010年的42岁。

  种田逐渐成为夕阳行业并不奇怪,泰国和亚洲其他农业国正在经历其他国家经历过的工业化。但这个转变对泰国而言,尤其具有挑战性。

  泰国原本是个农业国,工业基础薄弱。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泰国政府制定一系列方针政策,从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引资,大力发展工业。如今,泰国已成为全球一流的电脑硬件生产基地之一,也是美国、日本等汽车企业重要的零部件生产基地。

  这些变化,让泰国农村的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有了更多选择。以前,他们的父辈只能呆在农村种地;现在,他们从大学甚至高中开始,就在规划自己的将来。当然,这些规划中不包括种地。

  “她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下地干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曾试着强迫她们干活,但太难了。”波米说。

  玛丽尼说她今后想当一名老师。她在学校里的朋友多是农民的后代,她们有的想当医生,有的想当工程师……就是没人愿意当农民。玛丽尼甚至对自己出生在农家感到尴尬。她的朋友腾邦说:“她怕晒黑。”

  克万猜·戈麦斯是泰国王室资助的研究中心“泰国稻米基金会”的执行理事,她认为,年轻人对种田这种艰苦的劳动失去兴趣是不可避免的。10年前,克万猜举办过一年一度的夏令营,招募年轻人学习种植水稻的技术,努力使年轻人不要失去对农业的兴趣,但这些努力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

  专家指出,长久下去,随着老一辈农民离开人世,泰国3200万亩稻田将无人耕种。

  此外,一些泰国人意识到,年轻人不愿务农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一个潜在威胁:泰国中部的肥沃土地是泰国文化的发源地,也是泰国兴盛的原因之一,年轻人远离乡村将使种植稻米的知识,以及帮助邻居种植、收获、建屋等传统消失。

  曼谷玛希隆大学人文科学教授通迪出身农家,他有一份家族世代相传的古代手抄稿,可以作为农民在乡村生活中举行各种传统仪式的参考资料。他说:“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我们正在丧失我们所说的‘泰国特质’,就是善良、乐于助人、有慈悲心和懂得感恩等。”

  51岁的农夫侬努说,在班龙库村,稻田已逐渐被人们遗弃——每当农民聚集在一起,商讨米价或与稻米有关的问题时,出现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他家附近的稻田,大坑处处可见——他的邻居们已将土地卖给建筑公司,到处都在打地基盖房子。

  在泰国,农民往往被视为“贫穷、愚蠢和不健康”的。研究稻米种植文化的通迪教授说:“农民经常说,就算投胎转世十次,也不愿有一次再当农民。”

  经济考量是许多人不愿务农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泰国农民的负债越来越严重,去年这个群体平均欠债10.4万泰铢(约合20911.59元人民币),相当于他们5年的收入。欠债的原因包括肥料价格上涨、水灾、干旱等造成的歉收。

  过去15年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罗伯特·汤森德教授负责的项目,每月都要对泰国农民做一次调查。汤森德教授表示,泰国农民的欠债水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即使如此,“仅靠种田为生的农家越来越少”。“在泰国农村,小企业主越来越多,他们开杂货店、美发店,或者做其他生意。”

  对于汤森德教授的调查结果,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负责人罗伯特·齐格勒称,种植水稻的农民数量减少“是一个遍布亚洲的普遍现象”。

  越南是世界上主要的大米出口国之一,越南年轻人也不愿种地。河内国立大学亚洲文化与语言学教授白元玉说:“年轻人正在逃离土地,大家都说种田是世界上最辛苦、收入却最少的事。”

  齐格勒认为,务农人数减少只会在短期内对泰国造成“压力”,因为缺乏劳动力往往会迫使农民改用机器代劳,这让他们更有效率地耕作。

  “一项意义重大的机械化革命正在亚洲推广开来,”他说,“去年晚些时候,我在印度以及其他一些原本被认为是劳动力密集的地方,看到人们普遍使用机械种田,这让我大为惊讶。”

  愿意种田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除了将对泰国经济、文化产生重要影响外,在政治上的影响也不能忽视。

  在泰国,大米事关政治。农民占泰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是选举时各政党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泰国政府今年制定了一套保护措施,以优惠价格收购农民手中的大米。有人评价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安抚农民的考虑。

  近年来,泰国的农产品出口成绩骄人,“泰国香米”更是其中的拳头产品。根据美国农业部公布的数据,1983年以来,泰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去年的大米出口额超过60亿美元。

  为了保护“泰国香米”这一品牌,泰国政府煞费苦心,在包装上印刷原产地标志,专门为香米注册了商标,目前已有26个符合出口标准的米商统一使用此商标。泰国商业部外贸厅还专门拨款,在香米的主要出口市场注册此商标,包括美国、中国、欧盟、沙特阿拉伯和新加坡等。

  目前,泰国农业部下属的稻米司拟在全国农村推广“福利基金”,向农民发放生活津贴、提供农业机械。泰国农业部称,这一做法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种植稻米“更光荣,更有保障”。

  近30年来,泰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去年的大米出口额超过60亿美元。但目前,泰国面临无人种田的窘境——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过面朝烂泥背朝天的日子,在他们看来,大城市的灯红酒绿、有空调的办公室更有吸引力。

  在18年的乡村生活中,玛丽尼从未插过一株稻秧。这个农民的女儿还在读高中,父母要她干农活,她从来不照办。

  “种田又热又辛苦,我才不干呢,我宁可呆在屋里。”在泰国中部城市彭世洛郊外班龙库村的社区中心,18岁的玛丽尼一边抗议,一边把相机里的照片传到电脑上。

  下地干活起早贪黑,成天浸泡在烂泥中,顶着大太阳,弯着腰。过去,在泰国农村,这种体力活大多是年轻人的工作。

  不过如今,情况有了变化。像玛丽尼这样不愿下田干活的农家后代越来越多,他们愿意多读几年书,或者到首都曼谷的花花世界去闯荡,有空调的办公室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因此,留在乡下种田的,渐渐只剩下“老弱病残”。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33岁的卡蒙是班龙库村最年轻的农夫。他说:“他们(指农村的年轻人)的两只手能做的惟一一件事就是玩手机。”

  泰国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泰国农民的平均年龄从1985年的31岁,上升到2010年的42岁。

  种田逐渐成为夕阳行业并不奇怪,泰国和亚洲其他农业国正在经历其他国家经历过的工业化。但这个转变对泰国而言,尤其具有挑战性。

  泰国原本是个农业国,工业基础薄弱。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泰国政府制定一系列方针政策,从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引资,大力发展工业。如今,泰国已成为全球一流的电脑硬件生产基地之一,也是美国、日本等汽车企业重要的零部件生产基地。

  这些变化,让泰国农村的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有了更多选择。以前,他们的父辈只能呆在农村种地;现在,他们从大学甚至高中开始,就在规划自己的将来。当然,这些规划中不包括种地。

  “她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下地干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曾试着强迫她们干活,但太难了。”波米说。

  玛丽尼说她今后想当一名老师。她在学校里的朋友多是农民的后代,她们有的想当医生,有的想当工程师……就是没人愿意当农民。玛丽尼甚至对自己出生在农家感到尴尬。她的朋友腾邦说:“她怕晒黑。”

  克万猜·戈麦斯是泰国王室资助的研究中心“泰国稻米基金会”的执行理事,她认为,年轻人对种田这种艰苦的劳动失去兴趣是不可避免的。10年前,克万猜举办过一年一度的夏令营,招募年轻人学习种植水稻的技术,努力使年轻人不要失去对农业的兴趣,但这些努力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

  专家指出,长久下去,随着老一辈农民离开人世,泰国3200万亩稻田将无人耕种。

  此外,一些泰国人意识到,年轻人不愿务农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一个潜在威胁:泰国中部的肥沃土地是泰国文化的发源地,也是泰国兴盛的原因之一,年轻人远离乡村将使种植稻米的知识,以及帮助邻居种植、收获、建屋等传统消失。

  曼谷玛希隆大学人文科学教授通迪出身农家,他有一份家族世代相传的古代手抄稿,可以作为农民在乡村生活中举行各种传统仪式的参考资料。他说:“这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我们正在丧失我们所说的‘泰国特质’,就是善良、乐于助人、有慈悲心和懂得感恩等。”

  51岁的农夫侬努说,在班龙库村,稻田已逐渐被人们遗弃——每当农民聚集在一起,商讨米价或与稻米有关的问题时,出现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他家附近的稻田,大坑处处可见——他的邻居们已将土地卖给建筑公司,到处都在打地基盖房子。

  在泰国,农民往往被视为“贫穷、愚蠢和不健康”的。研究稻米种植文化的通迪教授说:“农民经常说,就算投胎转世十次,也不愿有一次再当农民。”

  经济考量是许多人不愿务农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泰国农民的负债越来越严重,去年这个群体平均欠债10.4万泰铢(约合20911.59元人民币),相当于他们5年的收入。欠债的原因包括肥料价格上涨、水灾、干旱等造成的歉收。

  过去15年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罗伯特·汤森德教授负责的项目,每月都要对泰国农民做一次调查。汤森德教授表示,泰国农民的欠债水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即使如此,“仅靠种田为生的农家越来越少”。“在泰国农村,小企业主越来越多,他们开杂货店、美发店,或者做其他生意。”

  对于汤森德教授的调查结果,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负责人罗伯特·齐格勒称,种植水稻的农民数量减少“是一个遍布亚洲的普遍现象”。

  越南是世界上主要的大米出口国之一,越南年轻人也不愿种地。河内国立大学亚洲文化与语言学教授白元玉说:“年轻人正在逃离土地,大家都说种田是世界上最辛苦、收入却最少的事。”

  齐格勒认为,务农人数减少只会在短期内对泰国造成“压力”,因为缺乏劳动力往往会迫使农民改用机器代劳,这让他们更有效率地耕作。

  “一项意义重大的机械化革命正在亚洲推广开来,”他说,“去年晚些时候,我在印度以及其他一些原本被认为是劳动力密集的地方,看到人们普遍使用机械种田,这让我大为惊讶。”

  愿意种田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除了将对泰国经济、文化产生重要影响外,在政治上的影响也不能忽视。

  在泰国,大米事关政治。农民占泰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是选举时各政党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泰国政府今年制定了一套保护措施,以优惠价格收购农民手中的大米。有人评价称,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安抚农民的考虑。

  近年来,泰国的农产品出口成绩骄人,“泰国香米”更是其中的拳头产品。根据美国农业部公布的数据,1983年以来,泰国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米出口国,去年的大米出口额超过60亿美元。

  为了保护“泰国香米”这一品牌,泰国政府煞费苦心,在包装上印刷原产地标志,专门为香米注册了商标,目前已有26个符合出口标准的米商统一使用此商标。泰国商业部外贸厅还专门拨款,在香米的主要出口市场注册此商标,包括美国、中国、欧盟、沙特阿拉伯和新加坡等。

  目前,泰国农业部下属的稻米司拟在全国农村推广“福利基金”,向农民发放生活津贴、提供农业机械。泰国农业部称,这一做法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种植稻米“更光荣,更有保障”。本港台现场同步报码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