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相稳压器

大众新闻网—大众生活报官网

发布日期:2021-08-30 00:05   来源:未知   阅读:

  超35亿元!本周(814-820)上海22家企业获在同程生活、食享会人去楼空后,又一家社区团购企业遭遇困境。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知名社区团购平台的部分员工、配送供应商处了解到,当前公司关闭的城市数量达20个左右,不仅强行辞退员工,还拖欠承运商数月款项。数月来,社区团购企业纷纷“退烧”,更有甚者已经出局,昔日的辉煌颇有大势已去的姿态。能确定的是,在监管收紧、资本退潮、玩家相继倒地之后,社区团购企业建立起的供应链竞争力,并未如想象般牢固。

  伴随着全国城市接连关闭,大量员工也遭受了波及,运营、仓库、采购等各岗位员工几乎在一夜之间被通知下岗。涉事公司某城市市场部的负责人王先生(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8月21日,他被公司突然叫去并告知所在市场已经停止业务,需做好离职的心理准备,而对于8月的工资和离职补偿,公司并未进行解释和承诺,这让他无法接受。

  “我们不是因为工作失职被裁,而是公司要求离职,人事负责人称已无法进行离职补偿,让我们去劳动仲裁,但这个时间成本不是谁都能承担的。”另一位员工表示。

  不仅如此,该平台还存在拖欠承运商账款的情形。一位某城市网格仓下属分站的配送司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在工作期间,承运商结算运费的周期已经出现越拖越长的状况,其理由是平台总部打款慢。从8月中旬起,平台就停止了补贴,随后就突然宣布关站停运。目前涉及的七八名司机每人大致有1.8万-2.5万元左右的运费没结清。

  那么,平台将采取哪些措施来妥善解决员工离职和赔偿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向该平台询问,但未获得相关负责人的回应。

  社区团购的没落似乎是在一夜间发生的,年初才刚刚换了口气,如今多家企业相继没落。先是社区团购的食享会被曝已经崩盘,随后天眼查显示同程生活关联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案件,这些事情接连在一周内发生。2019年8月,松鼠拼拼传出业务部门裁员、产研小组正在解散等消息。此外,谊品到家、考拉买菜相继退出南京市场。

  相较于同程生活还愿意站出来做解释,食享会至今没有公开回应。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从今年6月开始,已有供应商反映食享会出现了拖欠货款、押金不退的情况。这距离食享会3月“因存在低价倾销、以划线价误导消费等不正当价格行为”交了50万元罚款,还没过去半年。

  生鲜零售行业利润率一向微薄,是典型的弱周期行业,但好在细水长流。而现如今,资本的盲目进入加快了盈利速度,社区团购问题重生。

  自从有了能让市场熟知的社区团购平台,但凡提起社区团购都离不开重重的质疑声,平台倒闭、拖欠货款、低价竞争、行政处罚从未停过。过往接受过北京商报记者采访的供应商、团长等就曾表示,社区团购的经营和客流极其不稳定,又是一个需要大笔烧钱的模式,能活多久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期限。

  走到如今的社区团购,整个行业已经经历两轮生死。2016年各家社区团购陆续冒头,但多是聚焦在自己发家的区域发展,彼时平台多到让人眼花缭乱。2019年下半年开始,社区团购全国性平台陆续倒闭关停,地区性平台被兼并,第一轮出局也在此时开始了。

  2020年初的疫情让“幸存者”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此时背靠资本的电商巨头也纷纷下场,以势如破竹的姿态攻占市场。可好景不长,或许是平台过于着急,低价竞争行为被点名。今年3月,因存在低价倾销、以划线价误导消费等不正当价格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对食享会等5家社区团购企业进行了行政处罚。

  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称,“盲目地进入社区团购的企业,一般是面向资本市场,并不是面向消费者”。大量进入社区团购的资本中,部分资本只是想占领市场,并没有探讨盈利的问题。“这些企业仅仅是为了扩大规模,以求占得市场的份额,政策不支持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方式,其次这样的形式打破了正常的团购市场的氛围。”

  从去年至今,社区团购赛道因资本涌入一时火热。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赛道公开披露过的融资事件共19起,金额达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各家企业以价格战加速“跑马圈地”。随即,同年12月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叫停行业低价倾销等恶性竞争行为。

  众多平台争相抢食同一个区域市场,而监管收紧又使得资本入局更加谨慎,对于未打牢供应链能力和壁垒的社区团购企业来说,一旦资本退潮,融资没跟上,很容易崩盘。除此以外,长线补贴投入形成的消耗战,也让企业备受压力。

  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副合伙人张新宇表示,社区团购是需求拉动型业务,损耗和履约成本更低,更具营利性。低线城市还存在商业空白,也存在团长成长的社会环境。因此,社区团购可以成就部分领先企业,在一定时间内实现盈利,然而互联网和资本的进入,让社区团购的逻辑变成了“低价争取流量,等杀死竞争对手后再货币化”的病态追求。这违背了商业规律,致使大家均在价格竞争中受损。现在行业出现收缩、并购的情况,都是正常现象。

  尽管当前部分社区团购企业相继遭遇裁员或倒闭困境,张新宇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该商业模式错误。“随着移动智能设备的普及,居民消费升级,购物时间缩短,到家服务替代传统“到店”零售模式是必然的。生鲜电商企业以各类商业模式吸引不同的人群,分流传统大卖场和菜市场的市场份额。在这种大趋势下,没有一种模式是所谓的终局,各种模式都会在不同的场景中存在优势,并获取自己的核心人群。”张新宇说道。

  ① 本网所刊登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②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他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手机报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