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压器

他到底阅历了什么 中国核司令说起这件事掩面痛哭

发布日期:2021-05-17 22:02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他到底阅历了什么?“中国核司令”程开甲说起这件事竟掩面痛哭

央视网新闻:1964年10月16日下战书3点,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这极大晋升了中国的国际位置。负责这次试验测试工作的是程开甲,在从前将近40年的时间里,程开甲隐姓埋名,参加主持决议了三十屡次核试验,被称作是中国的“核司令”。但就是这样一位“两弹一星”元勋,在生活里却并不是一个及格的父亲。

程开甲

记者:这黑板就是程老先生到最后还在用?

程漱玉(程开甲之女):对,他说黑板是最能辅助人思考的。

记者:这是块老黑板?

程漱玉:这个是从北京进到了马兰到了红山,他要分开那儿了,说这里须要一块黑板,就从那儿运回来了一块黑板。

这块黑板已经随同着它的主人,我国核兵器事业的开辟者,“两弹一星”功臣程开甲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直至2018年11月17日,这位被誉为“中国核司令”的白叟寿终正寝。

记者:这上面的字是老人家写的?

程漱玉:那不是,他的已经擦了,他本来写的,有一句话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他写在这儿,德文写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也恰是中国核武器事业发展的实在写照。上世纪中叶,美苏争取核霸主地位,面对西方国度的核恫吓,中国核武器的研制开始启动。1960年,经钱三强亲身点将,正在南京大学教书的物理学传授程开甲被调往北京,参加了中国核武器研制的步队。

程漱玉:因为南京大学郭影秋校长当时就找他,让我父亲到他办公室,去了以后也不说什么,只是说北京有个义务让你去工作,你尽快去,要害是我父亲没有问什么。

记者:什么也没问?

程漱玉:因为对他来说很司空见惯了,让我干什么那我就干什么。

程漱玉:没有说,什么都不说。

记者:那这不问吗?

程漱玉:不问。

记者:那万一要长了,我不乐意行不行,我有五个孩子一个老婆?

程漱玉:那他可能不想这些事儿,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事,我是没有价格好讲的。

程漱玉

因为研制原子弹是“机密使命”,期间不能加入学术会议、不能发表论文、不能随意与人来往,不能与外界坚持接洽。自此之后,程开甲隐姓埋名,在学术界匿影藏形了二十多年。在大女儿程漱玉的印象中,那时候的父亲就像谜一样。

记者:这段时光父亲就无声无息了,找不着了,不知道干吗去了?

程漱玉:反正我们只跟北京联系,开始不知道他干吗去了。

记者:那妈妈怎么跟你们说?

程漱玉:她也不会跟我们说,她也不知道。

记者:你们也不会问?

程漱玉:父亲的事从来我们不会问。

记者:那你们家就是一种常态?

程漱玉:对,你问他也不说。

程漱玉后来得悉,1968年12月5日负责核武器研制的中心成员郭永怀,携带着一份绝密的试验数据文件,乘坐小型飞机返回北京,行将着陆时可怜失事。也就是这次飞机出事,差点让程开甲成为儿女心中永远的谜。

程漱玉:那年他们在兰州开会,开完会以后,他因为北京有事预备跟郭永怀同机返回。就在这个时候,咱们基地就给他打电话了,说有事必须他回去处置,他就常设转变了,就回去了。这个谜就没有成为永远解不开的谜,因为那天郭永怀那个飞机着地当前产生了爆炸,起火,而后郭永怀和警卫员两个人抱在一起,把公文包抱着,没有给销毁,两个人就义了。如果父亲在飞机上不也一样吗,那样的话我们这个谜可能就不会有解开的时候了。

1980年,程漱玉调入了父亲所在的中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工作,1995年从研究所调到北京后,还担任父亲的技术助手,在与父亲一起工作生活的39年时间里,她才开始真正接触并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

记者:您现在想起父亲来,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

程漱玉: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永远都忘不掉他的工作。

记者:到老也是。

程漱玉:对,他满头脑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咱们那时候都不在家,门诊部的医生过来,由于我母亲发病了。心脏病一弄起来很急的,他在楼上工作,他基本就不晓得。

记者:我感到太过火了,老伴老伴那不就是要的这个伴吗?

程漱玉:不,他仍是工作为重,他满脑子只有工作,除了工作没有别的货色,他没有什么私心。

记者:那她嫁这个人图什么,又给他生儿育女,又给他办理家务,最后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关注。

程漱玉:所以她特殊贤惠,张蕴钰说过了,没有他夫人,程开甲就不是程开甲。

程漱玉懂得到,父亲最为繁忙的工作状况是最初介入核武器的研制。当时,面对西方国家的技术封闭,以及苏联忽然撤走支援中国的专家,新中国只有依附自己的科学家在一穷二白的基本上发展研究,摸着石头过河。

程漱玉:反正立刻工作压力就上来了,因为当时他们在搞原子弹的起爆一个条件。这个条件他们当时那些人遇到了很大的艰苦,你做好这个弹你没有这个起爆条件,你这原子弹是炸不了的,你必须到达这个高平和高压,这就必须你们去研究。

后来,程开甲第一个估算出原子弹爆炸时弹心的压力跟温度,为原枪弹的总膂力学设计供给了根据。1962年,核试验被提上日程,重担落在了程开甲的肩上。作为技巧总负责人,他带着人马远赴位于新疆罗布泊的马兰红山核试验基地,着手核实验的筹备工作。这里被称为“逝世亡之海”,50摄氏度的高温、又涩又咸的饮用水,戈壁滩上的飞沙走石,艰难的前提,考验着每个人的意志。而对程开甲来说,从实践研讨转到核试验,他面临着一个全新范畴的挑衅。

程漱玉:你得要把这个核试验想透,首先他想的是我要有个研究所,当时最开端提了五个研究室,有人就说你当初的任务就是把它爆响,爆响就能够了,不赞成他搞得这么大,他没有批准。依照他的思路,最后建起了这个研究所,不是说这一次我就让你爆响就完了,我这次我还给你数据,所有数据都得给你,全部的效应数据都要给你。而且这是为了我们后面的发展,核武器的发展。

记者:然而您说他一个人,就一个脑袋,他要想这么多的事那段时间他怎么过的,他后来跟您说过吗?

程漱玉:我有的时候也很难懂得他,他怎么能做到的,真的很难。你像我们本人要是做一些工作的话,可能这里还会呈现差错,那里还会涌现差错,他做起工作来不容许你出错误。每件事他必需要做到极致,尤其是平安问题。周总理再三提,稳当牢靠,十拿九稳,他抓得太紧了。那么多的问题,保险,核试验你想想就恐怖,点起来就是魔鬼,胜利了大家都开心,失败了你就全完了。

记者:没错。

1964年10月16日下昼3时,罗布泊腹地,跟着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原子核裂变的伟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了戈壁荒凉,中国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让世界重新意识了中国。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时间里,程开甲快马加鞭,参与主持决策了包含首次氢弹、首次两弹联合、首次中子弹、首次地下平洞和首次竖井试验等在内的多种试验方法的三十多次核试验。在那个特别的年代,除了需要实现技术困难的一次次逾越之外,他有时还面临着宏大的政治压力。

程漱玉:非常大的压力,他和(核试验基地原司令)张蕴钰在家里面回想起1976年这件事,那个时候反正对他们来说肯定是已经非常艰巨了,但是任务在那摆着,安全在那摆着。因为这个地下的试验从爆心,爆心在地下非常深,然后再出来的时候有个主坑道,始终要梗塞,一直堵到口上。到口上的时候,坑道口的时候会逐渐逐渐变宽,变宽以后施工量就逐步逐渐增大。在一次任务探讨会上,那些人他们就是要缩短,反对你再接着堵,这个他可不同意,坚定不同意。

程漱玉:他们反对,那个时候十分难了,张蕴钰也在。他当时说完这一句话,他就把持不住了,在旁边也是眼泪往下掉。

程漱玉:所以说这个人他要有事业心,他就能成功。而且他的利益不是说个人好处,如果他不是这样想的话,再有其余那些方方面面的主意,确定失败了。所以我觉得要是按张蕴钰的说法,他是一个纯粹的迷信家,真正的科学家。

记者:您怎么理解纯粹的?

程漱玉:纯洁就是没有私心,上次八一勋章(颁奖词)对他的评估,我认为非常异常准确。“虔诚贡献,科技报国”,这实际上是他的毕生。

1946年,浙江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程开甲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师从量子力学奠基人、诺贝尔物理学奖取得者玻恩教学,进行双带超导理论的研究。1948年,他以优良的成就博士毕业,在导师的推举下,担负英国皇家化学产业研究所研究员。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从此过上安稳安适的生涯时,程开甲却在两年后断然抉择了回国。

记者:我就在想当一个无比有才干的物理学者,假如从自己科研的角度,当有这么多的世界上的物理大家给他做背书,给他提供各种各样的科研条件,他留在英国事更合适安宁静静做学识,为什么没有?

程漱玉:他的导师也多次劝他把家人接过来,但是因为他觉得他在国外我可能科学上很有成绩,但是我在那儿是被瞧不起的,中国人在那儿是被瞧不起的。因为我们国家弱,我们国家受人欺侮。我应该怎么做呢,我应当用我的常识回来报效祖国。

记者:你能理解吗,作为他女儿您后来跟父亲探讨过这个问题吗?

程漱玉:问过。

记者:他怎么讲?

程漱玉:他说我为什么不回来,我学成了就是要报国,就是这句话。

与父亲共事近40年,终于理解了父亲

1980年,程漱玉调入了父亲所在的中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工作,1995年从研究所调到北京后,她担任父亲的技术助手。在与父亲一起工作生活的39年时间里,她见证了父亲暮年将重要精神从新放在了双带超导理论的研究上,她开始真正接触并了解了父亲的所作所为。

程漱玉:没有人帮他,因为国际上有一个超导理论是得过奖的,别人干吗要随着你来干,你的风险这么大。

记者:什么叫风险大?

程漱玉:科研理论的工作,如果你跟错了人,你做出来可能是不会得到什么否认的时候,你不是危险吗。他很务虚,我用我的所有知识把你所请求的事儿,我都必须实现得漂美丽亮,没有涓滴遗憾,这是他的求实。所以如果要像他这样做,可能有良多大家可以出现。